吴忠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

YY式的教育只是一个工具2019iyiou

来源: 作者: 2019-05-14 19:16:47

2014年即将结束时,教育整个领域处于一个低潮期,而一直高开高走的YY豪掷近5个亿收购环球校、郑仁强团队,使其再次成为关注焦点,就在人们认为YY即将延续自己的节奏开展教育时,一篇无名氏评论《YY打造互联教育新模式 挑战传统教育本质》又让大家的焦点回到教育本身。

经过2014年爆发期,我们还应继续思考——技术条件下(1)人们应如何进行教育?;(2)应进行什么形式的学习?;(3)人们对教育的需求是什么?

YY式的教育只是一个工具

由于YY靠一对多主播房间形式起家,造成YY对教育的理解是去传统教育机构的中介。李学凌曾明确表示,“未来100教育(YY自有教育品牌)的模式就像淘宝一样,老师是淘宝店主,当你的规模做得足够大的时候你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而不是说你在淘宝开店,开一个店提供多少钱。”

而在盈利上,李学凌则认为“老师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和业务,而这些服务和业务是否收费要看老师之间的竞争和意愿来做出决定,我们只是提供这样一个平台,未来这个平台上肯定会有很多收费的服务。”从中可以看出,YY以打造教育服务交易平台为目标,彻底去掉教育机构这个中介环节。

问题在于教育作为一种群体参与活动,其通过互联技术实现的教育的特点就是协作学习,如果一个教育平台没有协作学习环节,其用户学习效率不可能有太大突破。没有协作学习的教育平台和传统教育机构没有本质的区别,即都是依赖于教师。这样的平台对于学习者而言替代性很强,粘着性很低,终平台没有构成流量上的门槛优势,沦为学习者和老师之间某方面交流的工具。

2014年YY虽然号称拿出10亿补贴学生、老师,虽然号称要挖传统教育机构的墙角,虽然在年底也收购了两个教育团队,虽然起家于YY的邢帅学院成为教育的一匹黑马,可YY的教育平台特性并没有显现出来,现在邢帅学院除了在其他教育平台授课外,也开发了自己的课程播放系统,特别是贵学教育关闭YY频道自建校,使我们看到YY还只是一个语音教学工具,远未达到其设定的“平台”目标!

技术并不能改变教育本质

再回到《YY打造互联教育新模式 挑战传统教育本质》这篇评论,如果YY像评论中描述一样在挑战传统教育本质,那么YY已经败了,YY不是败在战略也不是败在资金上,而是败于对教育的理解上。教育能通过技术来提高学习效率,可学习效率并不是教育本质,只是学习者的需求。

2014年教育界谈论多的也是教育本质,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呢?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强调教育的本质是“以培养孩子的健全人格为根本目的”;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李志民认为教育的本质和作用是:“人类:文化和价值观的传承和发展。国家:提高全民族素质,国家建设的人力资源保障,提高国家的竞争力。个人:追求物质上和精神上的幸福生活。”难道这就是YY要挑战传统教育的东西?如果要把教育的人文性“颠覆”,那YY就不是教育了,只是一个提供技能培训的地方,其发展前景也会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特别有意思的是《YY打造互联教育新模式 挑战传统教育本质》评论作者将YY的品牌和流量池放在重要的位置,这也是评论作者认为YY挑战传统教育本质的资本,但实际问题是教育不是游戏,更不是聊天,品牌不是通过几场夸张炒作就能树立的,尤其是没有教育人文的培训也不可能打造成品牌。而在流量池方面,前文已经分析YY并没有形成自己的优势。

于是我们就会看到YY处于一个特别尴尬境地,谈品牌,偏离教育人文;谈流量,任何机构都有随时出走的风险。尤其YY要以去传统教育机构中介、打造教育平台为目标,很容易陷入将老师的课程照搬到线上,以老师数量“取胜”的误区。终YY式的教育既远离教育本身,也无法将自己的技术优势显现出来,胜出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

教育颠覆之路将走向何方?

2014对于教育培训行业而言,教育颠覆传统教育谈及较多,可到了年底大盘点时,我们看到教育并没有颠覆什么,反而是传统教育机构开始大力进军教育,传统教育机构成为教育的颠覆性力量。

不禁有人问,教育真是不可颠覆吗?还是教育颠覆传统教育时机未成熟?

说到颠覆,我们就不能不提及颠覆性创新理论之父克莱顿·克里斯坦森,2014年克里斯坦森顶着被质疑的巨大压力接受《哈佛商业评论》,再一次对颠覆性创新进行诠释。在谈到技术在颠覆创新的作用时,克里斯坦森表示需求不存在“颠覆性”和“持续性”的差别,需求亘古不变,只是技术带来了行业性和公司的颠覆。克里斯坦森特别强调,技术本身也不具有“颠覆性”和“持续性”,只是利用技术满足需求的方式带来了颠覆。

至此我们应明白,无论是教育还是传统教育,学习者的需求是相同的,YY挑战传统教育本质也不会产生什么“颠覆性”意义,教育不是不可颠覆,而是学习者需求一直未变,除非改变学习者需求才能颠覆。那些整将“颠覆”天挂在嘴边的人们更应该认识到,互联技术本身不会对教育产生什么作用,互联具有颠覆性的地方在于如何化地满足学习者的需求,如果力图去改变学习者需求,那这样的教育距离失败也不远了。

问题来了,学习者的需求是什么?答案很简单,除了教育对人格的塑造外,还有就是学习效率。教育对于传统教育机构的颠覆性不在于用何种技术何种方式,而是在于如何提高学习者的学习效率,牢牢抓住提升学习效率基本点的教育杀伤力,也颠覆性!

本文作者毕汝杰,亿欧专家作者;他是教育行业的大虫;个人:Bibo_me。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此观点赞同或支持。

2016年东莞社区上市企业
2009年无锡会务C轮企业
泰笛科技新三板敲钟发布新品绿植租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