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种粮成本高风险大媒体呼吁勿伤害农民积极性

2018-11-02 13:02:55

种粮成本高风险大 媒体呼吁勿伤害农民积极性

0527夏粮收割的喜与忧

一、抢收

每年农历五月是夏粮丰收的季节。作为我国南部小麦早成熟的地区,湖北襄阳市在连日晴好天气下,540多万亩小麦进入了成熟期,从5月20日开始,1万多台收割机陆续赶赴麦田抢收小麦,金黄的麦田与青山绿水相辉映,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襄阳,见到了5月23日晚间从河南省驻马店赶到这里的收割队。负责人李伟告诉,他们每年都会到这边来,今天要收割650亩地。

李伟和他的收割队今年已经是他第八年来到襄阳市进行夏粮收割了。在我国的大江南北,由于各地麦子、水稻成熟时间有差异,像李伟他们这样流动替别人割麦子的人,被称为麦客。而对于麦客来说,每年此时宝贵的就是时间。来之前李伟计划在襄阳停留3、4天便立刻赶往下一个地区,但天有不测风云,5月24日,乌云突然笼罩在了襄阳的上空,一场大雨即将来临。李伟说下雨就不能收割了,所以要加班加点地收割。今天只要不下雨,估计要通宵。

就在李伟和他的队友们加班加点地抢收小麦时,襄阳市雷河镇辛常村第五村民小组的村民童启国也正在村里的麦田里忙碌着。他告诉今天早上8点钟就开始下地了。

辛常村第五村民小组里有两台收割机,其中一台便是村里种粮大户童启国2006年购买的。因此每到夏收时节,童启国不仅要收割自家的几百亩麦田,还要接受村里其他农户的预约,村民会支付给他每亩80元的费用,这对于童启国来说,也是一笔收入。早上八点露水刚退,童启国便开始忙碌起来,当天他估计要干到晚上12点。

原来,这两天村里的小麦刚刚成熟,原计划三五天便可以收割完毕,没想到天气却突然阴了起来,这可急坏了村民们。一整天都在给他打,希望能早些收割。对于小麦收割来说,怕的便是持续的降雨天气。一旦持续三天以上,地里的小麦就可能发芽,不仅每亩地产量减少几十斤,收购价格也会减少一两角。村民们都还清楚地记得,2008年、2009年,村里连续两次在夏收时碰到持续的降雨天气,家家户户都蒙受了不小的损失。麦子在地里无法收起来就生芽子了。后来政府协调,才把粮食卖出去。一亩地要少收入一两百块钱。

村里的土地东一块,西一块,每家的地都不集中。童启国只能从距离马路近的麦田开始,按照顺序逐个地收割。眼下轮到了村民王国烈家里的一块地,接到后,王国烈就早早地开着装粮食的小车赶到了地里。他排了有两天队了还是没有排上。

王国烈家里种了十亩地的小麦。他给算了一笔账,一亩地多需要50斤种子,每斤2元,一共100元。化肥需要100斤,价格120元。机械播种每亩地80元。机械收割每亩地80元。农药每亩地30元。不算人工,种植一亩小麦大约需要410元的成本。如此算下来,每亩收成四五百斤才保本。

去年王国烈的麦田收成不好,平均下来每亩地只收了700斤左右的小麦。一亩地不算人工也才挣了二百多元。眼下地里的小麦又成熟了,王国烈也盼望着今年夏粮的收入能够高一些。

由于市里的技术指导和土壤改造,今年每亩地的产量有了大幅提高。除此之外,今年国家的收购价格也比去年有所提高。根据国家发改委5月20下发的《2013年小麦收购价执行预案》,今年小麦收购价为1.12元/斤,比去年每斤提高0.1元了。

王国烈估今年自家小麦的产量有千八百斤,眼看着产量提高了,收购价格也上去了,按照平均900斤/亩的产量,不算人工,王国烈一亩小麦可以赚五六百元,和去年一亩地二百多元的收入相比,有了大幅提升,王国烈本可以松一口气,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地里的小麦正要收割时,却又赶上了阴雨天。要是下三天以上的话,估计今年的收成就有点危险了。

下午四点多,王国烈家里的2亩麦田终于收割完毕,依然还有8亩地没收割,但是看到2000斤麦粒已经装上了车,王国烈的心里也稍微有了些着落。忙完王国烈的这块地,童启国又立刻赶往下一家。

正当童启国开着收割机赶往下一个地块时,已经有心急的村民担心地里的小麦,来问童启国晚上是否加班。村民张玉梅家里有两亩地正好位于高压线的下面,童启国考虑到天黑以后这块地就没法收割,于是决定先帮着张玉梅家收割完这块地。张玉梅松了一口气,但由于有电线,这片麦田童启国收割起来速度明显慢了不少。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终于收割完。张玉梅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收完张玉梅的麦地,童启国本想休息一会儿再继续收割旁边的一块地,但之前已来找过他多次的村民又来催他。听到童启国答应今天一定帮她收割完,这位大姐才让童启国的车开走,自己回到地里继续等候。

随着天色逐渐变晚,不时地有村民来找童启国询问何时才能到自己的地里收割。王元芝家里的十几亩地还一点都没有收割,看到童启国的收割机开到了自己的田边上,王元芝立刻跑过去想让童启国帮忙收一下自己的地,没想到却落了空。因为童启国说加班时间太长了不想加班了。

从早上开始,王元芝便在自家的麦田旁等候,眼看着地里的麦子还一点都没收割,急的她迟迟不肯离去。她琢磨着只要碰上台收割机就要拦下来。但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钟还没有收割机过来,王元芝决定依然在地里等下去。

晚上八点钟,夜幕已经降临,童启国的收割机依然在继续工作,他要赶在夜晚露水降落前尽可能地多收几亩地。这一天他一直工作到夜里将近12点钟。[1][2][3]下一页二、种粮成本高风险大

从襄阳种粮农民的账本来看,尽管种子、化肥、农药、耕收等成本都在逐年攀高,但是随着亩产的提高、粮食收购价的上涨,今年一亩地的收入能比去年多出收几十上百元。但农民们也不是没有担心的事,那就是今年的天气不太给力,阴雨天气会造成小麦发芽、霉变,收入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就在我们的在襄阳采访的第二天,大家不愿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老天爷就像有意为难一样,雨一个劲儿地下起来。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童启国就赶到地里收割了3家麦田,然而上午9点多,让村民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天空终于下起了雨。童启国不得不停止收割。而此时,麦客李伟和他的收割队也不得不在一家医院的门口临时找了一块空地作为休息的场所。

对于像李伟这些的麦客来说,每下一天雨就意味着不小的损失。望着地上的雨水,他们很是着急。因为一台车就要20多万,耽误一天就多一天的工钱,每天一个人一天少要两三百块。

随着雨水天气的到来,繁忙的收割工作不得不随之暂停。下雨的前一天,辛常村的种粮大户朱恒国只抢收了2亩多的小麦,望着天空飘下的雨水,朱恒国的心里也担心了起来。要是小麦发芽,一亩地会少个几十元钱。

其实比起朱恒国,童启国的心里更着急。下雨前一天他一共给30几家农户收割了50多亩的麦田,可是他自己种植的400亩小麦却还一直没有收割。原来,由于这两天阴天,小麦的水分大,农户收割完小麦以后都需要晾晒脱水。一般的种植户收割两三亩地的小麦,可以铺在自家的小仓库里通风晾晒。可是作为村里的种植大户,童启国的400亩小麦即使收割完了也根本无处堆放,因此他只能等到天晴时一边收割一边晾晒,收割一批卖一批。

作为村里的种粮大户,这些年来童启国种粮有喜有忧。过去他靠开大货车为生。2002年,村里一片400亩的果园因为经营不善成为了荒地,他便决定承包下来搞粮食种植。当时他的土地承包款是每亩地接近260元钱。但初的收成每亩地只有两三百斤的粮食产量。

由于亩产低,加上当时小麦的收购价格每斤只有0.6元左右,因此童启国连续亏本了3年。后来,通过市里的技术指导和土壤改造,地里的亩产量终于逐年提高。2005年的产量达到了7、8百斤。现在每亩基本上能达到一千斤。

2004年以来,国家采取了保护耕地、按收购价托市收购粮食、减免税收、建立直接补贴制度、加大投入等一系列政策措施,作为种粮大户,童启国也成了村里的受益人。2005年,童启国每亩地就可以赚到300元以上。他立马换了一台大拖拉机,2006年就买了一台收割机。

如今,虽然收购价格年年提高,但种粮的成本也在逐年提高。童启国告诉,像化肥起码起比现在便宜20%,柴油这一块起码达到了30%。种子也要便宜20%左右。

童启国也给算了一笔账,作为种粮大户,他的账本和其他人有些不同。由于搞机械化种植,童启国每亩地只需要50元的种子。化肥120元。农药30元。承包费260元,柴油费每亩地20元。同时自己的人工按照每亩地300元来计算。算下来童启国每亩地的投入为780元。如果亩产为1000斤,按照目前小麦1.12元的收购价格计算,童启国每亩地可以赚340元。加上秋收的玉米,一年下来400亩地能够净赚20万。

不过童启国也有自己的烦心事。比如说这个地方很大一部分的情况下还是要靠天,像今年,如果(雨天)这样长期下去粮食很有可能减产或者说是品质降低,这样都造成了收入的降低。

其实童启国不是没有未雨绸缪,他早就有计划修一座仓库应对天气的变化。可好不容易攒够了30万元的仓库建设费用,终还是因为土地费用太高而不得不搁置下来。

童启国告诉,要满足村里附近1000亩小麦的收储,至少需要3亩土地来建设一个仓库和机械库房。但是这3亩土地却无法办理农业配套设施用地,而是要按照工业用地缴纳费用。3亩多田大概得10万块钱以上。

此外,童启国400亩土地的承包合同是5年一签,这件事也让他的心不能完全安定下来。他担心这么短时间的承包合同会有什么变动。

离开襄阳时,雨还在下,童启国的小麦依然没有收割,除了盼望天气快点转晴以外,他更希望筹划已久的仓库能够尽快地建起来。同时也希望像技改仓库、粮食仓库,应该按农业基础设施这一块去做,不用交土地出让金。前一页[1][2][3]下一页三、山西盼丰收

家住永济市卿头镇桥上村的种植户王芝芳近心情非常好,虽然今年山西的天气赶上了大旱,但是她家种植的小麦成色很好,尽管离正式收割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尽管这几天的天气阴雨绵绵,但王芝芳空闲了还是会和丈夫一起到麦田里看看。她觉得今年的小麦这个子粒很饱满,应该比去年的产量还要好,因为今年光照好。

王芝芳种了十几年的地,之前都是种植棉花、西瓜等经济作物,甚至还种过一段时间向日葵。近几年,她才开始改种小麦和玉米。她告诉,这主要是因为这几年的国家政策好了,小麦就是既有补贴,也有保护价,利润空间也好。他们扩大规模科学精细地管理,这产量也是挺好的。从前年开始基本上都是每亩一千斤。

在王芝芳看来,尽管经济作物卖价高,但是利润不如粮食稳定,而且种植的风险也比粮食大很多。王芝芳还告诉,种植小麦比经济作物节省人工,除了打药的时候,一两个人就可以管理几十亩地。那么王芝芳种粮到底能赚多少钱?她给粗略地算了一笔账:一亩地的底肥是八十元钱,追肥基本上就是四五十元钱,加起来大概就是一百二十元钱。然后是浇地。今年浇的多,大概能在两百多元钱,收割就是大概一亩地四百五十元钱,再加上三百元的地价,(成本)下来就是七百元。

了解到,王芝芳的投入包括农药、化肥、机耕、机收、人工等几项加起来,每亩地的耕种开支大概在700元左右。尽管目前地方收购价还没出来,但今年国家规定的小麦收购价为1.12元/斤,比去年每斤提高0.1元了,王芝芳一共种了419亩,每亩收成在1000多斤,经过支出和收入的对比,王芝芳用数字向我们证明,种粮食还是能赚钱的,净收入能达到每亩四五百元。王芝芳说,虽然利润不算多,但这几年她都在不断扩大种植面积,明年她想承包一千亩地,越种多越好管理。

种粮面积越大,成本也就越低,利润也就越多。王芝芳告诉,现在种植小麦,就是打药费事。她的梦想就是等到种植面积再扩大一些的时候,能够有飞机在麦田里打药。她梦想着要是有个一万亩两万亩,就弄个小型的喷气式飞机,那多轻快。

尽管要等到6月10号前后她家的麦子才能开始收割,但是对于这几天的阴雨天气,王芝芳夫妇丝毫不敢大意。因为下雨收割机进不去地就麻烦了。现在,王芝芳夫妇一盼天气赶快转晴,二盼着六月赶紧到来,这样大半年的辛苦就有了回报。在麦田里,王芝芳偶尔会揪下一把麦粒放进嘴里,她笑着说这里面都是幸福的味道。

半小时观察:种粮积极性千万不能伤

夏粮的丰收为今年的粮食生产开了个好头,以往粮食丰收往往意味着农民卖粮难,农民卖粮难又会导致他们种田热情消退,直接影响来年的粮食产量。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为了提高农民的种粮积极性,国家出台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粮食价格稳中有升,农民收入大幅增加,种粮积极性有所提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粮食生产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三农”发展依然有“软肋”,农民的种粮热情随时有可能被削弱,粮食生产出现波动的风险仍然存在。在节目中,我们认识的种粮农民,他们除了收获的喜悦以外,还有很多实实在在的期盼。我们希望,政府部门能够更多地倾听农民的心声,强农惠农富农的政策能够继续得以完善,并保证各项政策措施落实到位,给农民朋友们种粮送去更多的“定心丸”和“平安符”。

前一页[1][2][3]

瘦瘦包
装卸平台
直流风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