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赶圩(梁立文)

2018-09-14 17:05:56

赶圩(梁立文)

赶圩

□  梁立文

小时候赶圩,要到12公里远的小镇,虽然每天有一趟来回的客车,但村民们还是舍不得花5毛钱的车费,宁愿三五成群脚穿草鞋赶路。一次,村里的小伙伴到我家,约我去小镇逛集市。那天天还没亮,我便换上得意的衣服,妈妈早就煮好了白米饭,炒熟了一些黄豆,找来芭蕉叶把饭菜包好——这就是妈妈给我备好的中午饭。

次赶圩,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我们大呼小叫,一个个像刚放青的小马驹,撒欢蹦跳。

拐过两道山弯,村里那稀稀落落的房屋让青山遮断了,爬上了两处坡路后,我的两脚发麻,大汗淋漓,大概休息了五六次吧,到中午时分,我们总算来到了小镇。

古朴端庄的三拱桥上,挑货物的人群络绎不绝。清澈的河流,村妇在洗衣,白鸭在戏水。放眼镇内,黑压压的人头熙熙攘攘,叫卖声、马梆声、车铃声、猪叫声……一片喧闹。小镇街道两旁的屋檐下成了果类行:芭蕉、菠萝、龙眼、枇杷、野荔枝……黄的馋人,红的耀眼,绿的鲜艳。看到这一切,所有的疲劳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我次真切地感受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于是,我提议填饱肚子后玩个痛快。在河边的一块大青石上,我们头挨着头围在一起,拿出各自的芭蕉叶饭团子,旁若无人巴咂巴咂地,嚼得干梆脆响,直到舔完一粒饭才把芭蕉叶扔掉。

来到果类行,看着那黄绿黄绿的龙眼果,我们馋得直吞口水,每斤五六分钱,无奈我们身无分文,只好眼巴巴地望着那圆溜溜的果子发呆。后来,还是那个读四年级的小伙伴有主意。他带我们走到卖主面前装作买果的样子,一边问价一边顺手拿几个尝尝,然后一声“不甜”或“太贵”一走了之。接着又朝另一个目标靠近,故伎重演。靠着这“绝招”我们还真的吃了不少的果子呢。

记得食品店旁边有间大房子是放电影用的,当时正上演《南征北战》,房屋里传出来的配乐犹如魔曲吸引着我们。我灵机一动,紧紧跟在一个中年人后面轻拉着他的衣襟如同父子,竟很顺利地避过了检票员的目光。那天,在这长木板当凳子,白墙壁为银幕的简陋电影屋里,我看到了有史以来紧张、激烈、精彩的战斗片。以至后来的几天里,一下课,我便向同学们眉飞色舞讲述那战斗故事情节,看着他们羡慕的神情,我心中美滋滋的……

好多年过去了,如今,当年赶圩的那条泥土路已变成了柏油路,我们村也成了乡政府所在地,修建了街道,设置了圩亭,一幢幢装有茶色玻璃的小洋楼在夕阳下熠熠生辉。当年的小镇在我心中已不再神奇,而那孩提时代也变成了遥远的回忆。

 

片冰机图片
汉中三居室新盘房价
光明鲜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