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小三找上门才知老公百万富翁

2018-10-12 19:37:15
小三找上门才知老公百万富翁

导读]蒋怡秋说,这是她第一次上这种高档餐厅。说到这儿,她的嘴边泛起一丝无奈的笑,拉了拉起皱的衣角,“你能想象,一个百万富翁的老婆,穿的是早已过时的旧衣服,连去家像样的餐厅都舍不得……

小三找上门才知老公百万富翁

聚少离多的婚姻

我和老公卢非原本是一个厂的。我们谈恋爱时,所有的朋友亲人都不看好。原因很简单,卢非的老家是江西农村的,兄弟姐妹多,家里很穷,而且他长得其貌不扬,各方面条件都不如我。可我就是铁了心要嫁给他。我是那种很简单的女人,觉得找老公最重要的就是看他的为人是不是忠厚老实,会不会全心全意对你好。而卢非,就是我心目中的好男人。他不会说甜言蜜语,却会默默地替我做一切事情。我的手经常被冻裂,寒冷的冬天,他会为我买来防裂油,细心地帮我涂上。

整个冬天,他不让我沾一点冷水,帮我洗衣服做饭。

我们结婚后,厂里的效益一天比一天差,常常几个月都开不出工资。偏偏我又怀孕了,卢非的压力非常大。不久,卢非让我向娘家借10万元钱,他想和朋友合伙买船做沙石生意。尽管我曾在结婚前对爸妈说过,绝不会找他们要一分钱,可看着卢非期盼的眼神,我的心软了。

我硬着头皮向爸妈开口借钱,爸妈到底还是疼爱我的,也希望我和卢非能生活得好一点。他们拿出了多年的积蓄,帮我凑足了钱。

2001年11月3日,女儿出生了,那一天,卢非远在江西。女儿是早产的,我晚上洗澡的时候脚下一滑摔倒了,我挣扎着给爸妈打了电话,他们匆匆赶过来把我送到医院。卢非赶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抱着可爱的女儿,他内疚地对我说,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没能守在我身边,今后他一定会好好补偿我的。

卢非让我呆在家里全心照顾孩子,他也可以在外面好好闯一闯。听着卢非这番贴心的话,我的心里暖洋洋的。从那时起,我和卢非开始了聚少离多的婚姻生活。每个月,他会回来住几天,看看孩子,给我留一笔生活费。

怕给卢非增加心理压力,我从没有过问过他的生意。卢非每个月给我1500元钱,我只花800元,而且一大部分还是用在给女儿买奶粉和水果上。剩下的钱我都攒起来了。这些年,我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其实结婚前我还是一扒窃多少钱够刑事案件个蛮爱美的女人,每次走出去都会打扮得漂漂亮亮。我想,他一个人在外面打拼也不容易,我们还欠了那么多债。我虽然无法为他分担压力,起码也不应该为他增加负担。

我从没有怀疑过卢非对我的爱,尽管这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可我的记忆仍然停留在初恋时他对我点点滴滴的好。

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卢非对我越来越冷淡,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他和女儿嬉戏一阵后,宁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也懒得和我多说几句话。

但我还是努力为他着想,他太累了,奔波两地,防爆摇头风扇我不应该苛求他太多。

2005年,弟弟要结婚。爸妈含蓄地问我,卢非的生意做得怎么样。我明白,他们在催我还钱,弟弟结婚需要房子,家里也不宽裕。而这些年,除了每个月固定的家用,卢非没有给我多余的钱,他也一直没有提还我娘家钱的事情,只是我发现,卢非变得越来越讲究,身上穿的都是名牌,抽的烟也是30多元钱一包,开回家的车也从最初的富康换成了帕萨特。

我打电话给卢非,提起了还债的事情,也第一次问起他现在的收入情况。一提起钱,卢非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没钱啊,你不知道在外面做生意的难处,到现在还有几十万的中梁融创首府壹号货款没收回来……”我有些生气了,“一辆车要几十万吧,你有钱买车难道没有钱还债吗,那钱都借了好几年了,你让我怎么向家里交代啊!”他说,“我买车是贷的款,现在做生意没有车不方便,再说我还得经常回武汉看你嘛!你放心,等我把钱收回来,马上给爸妈送过去!”

然而,直到现在,卢非也没有把钱拿出来,还是我把自己攒的钱全部拿出来,先还了一半的债。日子过得苦一点我不在乎,老公不在身边的寂寞我也能忍受,可我万万没想到,我这么全心全意地对他,他却背叛了我。

说到这儿,蒋怡秋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痛哭失声。我同情地望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浅浅的痕迹,她已经不再年轻;而她用整个生命去爱着的男人却在她的心上刻下深深的伤痕,一碰就是撕心的痛。

去年10月19日深夜,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迷迷糊糊拿起话筒,里面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我以为她打错了,问她找谁,她一字一顿地说:“我就找你,蒋怡秋!”一下子,我的睡意全部跑了:“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你当然不认识,不过,卢非认识我,我们很要好——”她把最后两个字音拖得长长的,充满了挑衅的味道。我生气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半夜三更就是为了跟我讲这些。我不会相信你的,卢非是我的老公,是我女儿的爸爸,他不可能喜欢别的女人……”

那个女人得意地笑了:“你老公后背有一颗痣吧他洗澡的时候总是我帮他搓背哟!”我的头仿佛炸开了,疼痛欲裂。

那个女人还不依不饶地说着她和卢非的事情,她说,她和卢非2003年就在一起了,为了他,她还离了婚。从那个女人炫耀似的叙说中,我知道了一个陌生的卢非:整天对我哭穷的卢非竟然在江西买了一套复式楼,和那个女人过着舒适的生活;我省吃俭用,几年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可我的一片苦心却换来了他一句“黄脸婆”的评价,他居然对情人说看见我穿着发黄的旧内衣就倒胃口;2006年春节卢非没有回家,他对我解释是要送一船沙子到广东那边,实际上他是陪那个女人到香港购物去了……

我的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坍塌了,丈夫曾经是我的骄傲,是我感情的依靠,而现在,他成了我最大的耻辱。我强撑着自己听完电话,佯装坚强地说:“如果卢非亲口向我提离婚,我会成全他。可惜他从没对我提起过你的存在。男人嘛,在外面玩累了,总归是要回家的。如果你这么有把握,何必要大费周折给我打这个电话,你直接让他离婚娶你不就行了……”放下电话,我躲在被子里偷偷哭了一夜。

那个女人显然和卢非摊牌了,第二天傍晚,他回家了。我问他到底想怎么办他一脸的无所谓:“我承认做错了,可是我是一个男人,寂寞的时候难免抵抗不了诱惑,不过你放心,我只认你这个老婆。在外面不过是逢场作戏……”

看着卢非的表情,我的心凉透了,他是真的变了!可是要我放弃这么多年的感情,我真的舍不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