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忠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旅游

神奇的中国手机还没卖出去成本已收回

来源: 作者: 2019-05-15 05:15:44

近日,不少关于跑天价流量、预装70多个软件且很多无法卸载的报道见诸报端。了解到,一些出厂时,机内已预装了不少软件,在消费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些软件不但占用空间、耗费流量、乃至无法卸载,一些非法软件还会造成消费者隐私泄露,带来安全隐患。

针对此情况,工业和信息化部25日发布信息,开始对《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APP)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公开征求意见,将规范APP预装与分发市场,并明确要求,除打、发短信等基本功能软件外,预装APP必须可以卸载。

长期以来,国内市场(尤其是安卓)的软件应用管理方面乱象丛生,一些品牌的智能,通过预装软件赚取收入,也是厂商反哺售价的一个重要来源。靠预装软件盈利,这已经成为我国行业生存和发展的畸形生态。中国消费电子行业协会顾问王行之对导报表示,厂商如此热衷预装软件,背后的合作分成是主要驱动力。

预埋牛皮癣

在济南通讯城,刚刚买到红米的何群兴奋地打开,依照厂商的指导,一步步进行注册。令何群不解的是,还没有使用过的新,屏幕上已经预先装载了多个APP。

为了不多占用存储空间,何群从不玩游戏,他想删除在推荐板块中游戏这个预装APP,结果无论如何拖动,就是删除不了。

他当场咨询了卖的老板,得到的回复是这些APP都是厂商预装的,没法删,他们就指望着这些软件赚钱呢 。

老板的回复让何群很愁闷,自己作为主人,居然在自己的屏幕上做不了主,这些预装APP好像牛皮癣一样贴在内,让人烦恼。

据了解,像何群一样烦恼的智能用户不在少数。目前我国智能的普及率已高达近80%,预装软件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在济南通讯城做了多年销售的天祥数码的老板王波向透露,品牌预装应用,一般有三个渠道:要么与运营商合作定制,运营商将相关运用预装进定制内绑定;或者是厂商直接预装,将应用内置入系统内;再就是渠道合作,利用进行推行,或后期刷机预装应用。

王行之表示,《暂行规定》指出:终端中预置的实现同一功能的基本功能软件,至多有一个可设置为不可卸载,看似严谨,却给了厂商很大的空间。

现在的软件商都太狡猾,给软件 变个脸 , 换换行头 逃避监管也不是不可能,他们完全可以将功能类似的软件标榜不同的功能,也可以堂而皇之地告知用户,这是两款不同软件。到头来用户还是卸载不掉。

王行之说,虽然预装软件给用户添堵,但是又有多少人会为了一款软件能不能卸载而去打官司?正是用户的这类心理,让厂商钻了空子。

除预置软件不可卸载的问题,还有一些软件涉嫌 歹意吸费 。这些套取流量的 黑软件 ,通常会要求用户在使用软件前必须用号码或邮箱进行验证,从而盗取用户信息。王行之说。

被算计的用户

运营商很强势,厂商一般不会去得罪运营商,有些定制就捆绑很多运营商的应用程序。而APP软件也会去找运营商和厂商谈,这也是一种推广方式,特别是对一些小品牌的APP,更希望通过预装来提高曝光度。济南玩酷软件科技有限公司CEO丁达对说,这些厂商基本上是装一批运用,赚一道钱 。

市面上目前96%的预装软件都在种不等,在系统中每预装一款软件,会获得元左右的收益,部分收益高达10元或更高。 也就是说,预装的软件越多,厂商每销售一部都会有收益,这个收益已经可以让厂商收回部份成本。

丁达说,以目前预装软件的平均费用3元来计算,假设某厂商的年出货量为3000万台,厂商仅从这一款软件上的获利就接近1亿元。

预先内置的软件多数是收费程序,即便是免费应用也会附加一些广告推送和内容信息推广,所以厂商从预装软件公司得到收益,而软件厂商又通过向广告商、内容商来取得收益,如此一来,用户成为 冤大头 。丁达对此感叹,在厂商与预装软件公司的利益链上,用户已经暗地里被算计了许多次。

王行之表示,中国用户的麻木需要追责于社会监管不严和相关法律地缺失。 惟有切断厂商与歹意软件研发者之间的利益链条,从源头上解决这一问题,才能还智能市场一个纯净的空间。

王行之表示,此次工信部出台的《暂行规定》虽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对预装软件的乱象产生震慑作用,但是在利益诱惑面前,要想根本解决问题,只有寄希望于切实到位的监管和根据法律的严厉制裁。

经期延长可以吃点什么
经期延长可以吃什么调理
经期延长吃什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