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我的舅父舅妈

2018-09-15 10:07:32

日正在班上忙碌,突然接到舅父去世的消息。于是便和众姐妹商议准备前去吊唁。舅父家住辽宁省盖州市的一个小村镇,那是父母的出生地,也是我们的老家。对于老家我没有特别的记忆,因我和妹妹都是在东北出生的。只在我们五、六岁时回去一次,所以,那点儿时残留的记忆早被岁月冲刷的一干二净。

一、舅父的葬礼

由于年关将至,手头的工作都很繁忙,还好正直大礼拜。周六早起开车前往,整整走了五个半小时才到达舅父的家。刚迈进村口,一曲舒缓而凄婉的哀乐便传入耳膜,不仅令人痛彻心扉忿然泪下。我们循声而去。只见宽敞的院落里摆满了花环、花圈,房门口搭起了一个灵棚,盛装舅父遗体的大红棺材摆在中间,棺木前方摆着各式供品和燃烧的香火。我们沿着小径一路哭喊着跪拜在舅父的灵前,这时其他姐妹也循声而来,陪我们哭了一场,便把我们迎进屋内。对于这边的葬礼我们一窍不通,只能入乡随俗,一切都听从舅妈的吩咐。姐妹们七手八脚的帮我们把孝衫、孝帽穿上戴好,说是给舅舅扫盘子。主事人在众多的侄男外女中挑选一些人,让她们给帮忙办事人赏钱,数额不限,平心而赏。钱数由三、五十元到百元不等,然后再将钱数和赏钱人名字写在纸上。等我们穿戴整齐,就有主事人出来指挥全部过程。此时舅父的灵位前方已经摆上了一个用纸扎成的马车,车的上面有带拉门的一个大箱子。主事人让我们站成两排,男队在前,女队在后,围着马车转三圈,每一圈每人都把手里的纸钱放入几张。然后推着马车向门外大街走去。每行走十步、八步便停下来,由主事人宣读赏钱人的名字和钱数,如若赏一百就读成某某赏钱一百万,赏五十就读某某赏钱五十万,以此类推。宣读完毕,全体穿孝衫的人都跪拜三叩首。就这样走走跪跪,一直到十字路口的前方才停下来。主事的人给我们每人手里发一打纸钱,然后让我们围着马车左转三圈,右转三圈,每一圈都往马车上放一些纸钱。六圈之后把自己手里的纸全部放完。此时四周已摆满了炮仗,我们全体跪下,有专人将马车和物件点燃,伴随着隆隆的鞭炮声,所有的物件在红红的火光中升腾而起,我们再次叩首三次。然后顺着原路返回。不许说话,不许回头,一直来到舅舅的灵位前跪地大哭一场,方可结束。听表妹说,我们来得晚,没有赶上舅舅的入殓仪式,少受了不少罪。我们是舅父去世第二天赶到的,所以很多仪式都未参加。她们早到的已经跪拜了一个上午,起来后腿都麻木了。听了表妹的话,我才知道,她们这的丧事还真和我们不一样。不同的地方就有不同的民俗风情,但无论怎样做,都是对逝者的一种纪念和安慰。第三天是舅父下葬的日子,按当地风俗,逝者是要在太阳出来之前入葬的。所以,天还未亮,我们就准备各种有关事宜,待到一切准备就绪,按事先预定的时间起灵送葬。大表哥在前方打灵幡,几位小表哥紧随其后,挑选出来的八名青壮年抬着舅父的棺木前行,其余的人拿着各种物品先行而去,为入葬做准备。而我们这些女士则在后面哭送,出大门第一个弯路就被赶了回来,说是女孩子一个都不允许踏入坟茔地半步。只有三天圆坟的时候才能去坟茔地看一眼。

二、舅母舅父的传奇爱情

第一次看见舅妈,就觉得她不像一个农村的老太太。舅妈有一头银白色的发丝,而且说话办事干净利落,大方得体。特别是听了她和二舅相亲相爱的故事以后,就对她又增加了几分爱戴和敬仰。舅妈出生在东北的一个鹿乡小镇,家境十分殷实。她是马记鹿茸的后代,而且还有一个非常不错的工作。当时我父亲从吉林卫校毕业后被分配在这个小镇上。而母亲跟随父亲就借住在舅妈的娘家。有一次,十八岁的舅舅来母亲家串门,恰巧和外出的舅妈同坐一车。由于舅父是第一次来东北,因此在打听路径时认识了舅妈,更巧的是他们下车后居然走进了一个院落。舅父不仅人长得帅气,而且还多才多艺、能歌善舞、会吹笛子。不知是舅父的才气吸引了舅妈,还是舅妈的俊秀牵住了舅父,就这样两个情窦初开的异地年轻人彼此相爱了。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两个自由恋爱的年轻人要想在一起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为了这段姻缘,执着的舅妈毅然的放弃了自己的工作而跟随舅父来到了外婆家。

外婆住的这个小山村非常贫穷。这里的山都是石头,不长树木,而土地也不肥沃,人们的生活都是靠出苦力而维持的。但不管日子多么辛苦,舅妈从没对舅父说过一句怨言。特别是舅父病重的日子里,舅妈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照顾和伺候着舅父。舅父是三年前得的胃癌,在大医院做完手术后一直很好,可是三月前舅父突然出现腹部刺激症状,经检查后确诊为结肠脓肿。医生告知已经不能做手术了,就这样舅妈把舅父接回了家中,由于脓肿越长越大,已经压迫了膀胱和肾脏。因此,舅父每隔二、三十分钟就要排便、排尿,而且都是无自主的,舅妈就守在身边不厌其烦给他换。舅妈一生共孕育了四个儿女,现在他们都已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为了更好的守候和护理舅父,表姐和表姐夫都回来了,舅父舅妈的衣食住行都由他们负责。无论舅父想吃什么,要什么,表哥们都会想方设法给他买回来。舅妈对我说:“看着舅父在受罪,自己却不能代替,从心里往外的疼。但她会让舅父活得干净舒服一些。”舅母一个人专门守在舅父的身边,寸步不离。整整三个月,舅妈都是和衣而睡。直到舅父离开的那一刻。

三、舅父身患重病,却心系农民工

舅妈是个非常开明的女人,有着大家闺秀的风范。她曾说过:“儿女一旦长硬了翅膀,就不要把他拴在身边,一定要让他走出去,飞出属于自己的天地。但不管你将来飞得多高多远,都不要忘了做一个守诚信的人。”大表哥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这些年一直在外打拼,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小片市场。他给人家做预算设计,又承包了一些搞小区绿化的活。今年整整奔波劳碌了一年,狡猾的开发商没有钱兑现,就给了他二十套不好卖的别墅顶账,除此之外,没有给他一分钱现金。眼看着新春就要到了,而手下的工人都急等着开支回家过年,这不仅急坏了善良的大表哥,而重病卧床的舅父也跟着上火。舅父嘱咐大表哥说:“无论如何,也要让工人拿到工资回家过年。”真诚的大表哥无奈之下就赔钱卖了一套别墅,为了让病重的舅父安心,大表哥又把卖的现钱用提包全部装上,连夜赶回来拎到舅父的床前,让舅父亲自看一眼,并告诉他用这些钱给工人开资。看到如此懂事仁义的儿子,舅父苍白的脸上才落出欣慰的笑容。并心疼的说:“工人的工资是开了,可我儿自己手里却一分钱也没有,我有病又花了这么多,真的是难为儿子了。”听了舅父和表哥的事情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假如所有的商人都能如表哥这样诚信,舅父这般善良真诚,那么这个世界将会是多么美好啊!

四、手足情深

母亲自从跟随父亲来到东北以后,就很少回娘家。不是不想,也不是因为路途遥远。年轻的时候是因为家里过得比较拮据,我们又小,母亲回不起。而等到家里条件稍微好点的时候,外公、外婆却不在了,而舅舅家自然而然就成了母亲的娘家,可此时的母亲也老了,走不动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对舅舅们的思念之情越来越浓。特别是在病重的那一年里,她想回娘家的愿望就更加强烈。每当我去母亲家的时候,她就把所有的衣物都打成包,摆成一排,嚷嚷着要回老家。我若不同意,她就和我耍脾气、甩脸子、不理我。我不让母亲回去,并不是我不通情理,而是我的心很矛盾。若让母亲回去,母亲毕竟是八十岁的人了,况且身体又有病,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无法交代。如若不让母亲回去,恐怕母亲临死都不会瞑目。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我还是决定让父母回老家一趟。于是我又给母亲打了一周的针,然后让没有工作的姐姐、哥哥们开车把父母护送到舅妈家,就这样八十岁的母亲又回了一次千里之外的娘家(二舅妈家)。母亲兄弟姐妹共七人,只有二姨走得早一些,其余的都健在,并且都是八九十岁的老人。听说母亲回去,其余的舅父姨妈也都回去团聚了一次,二舅还专门杀了一头猪。由于母亲患有老年痴呆等多种病,她不但什么也不能干,而且还得让人照顾。这时七十多岁的舅妈就担当起了护理母亲的责任。舅妈不仅给母亲做饭洗衣,而且还为母亲洗头,端水拿药,那份精心劲绝不亚于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照顾。母亲的脑子时好时坏,所以,有很多时候她会做出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为了不让母亲出差错,舅妈就紧紧守护在母亲的身边,就连睡觉都得用一只手握着母亲,生怕母亲受一点伤害,就这样,母亲在舅妈家足足呆了一个月,二舅妈也照顾了母亲一个月。母亲回来后不久就去世了。母亲走后的一个月,大姨也离开了人世,现在二舅又走了,但舅妈的恩情我却终身难忘。作为外女的我无以回报,只能默默祝福飘落天堂的母亲、大姨和舅舅安息!祝福舅妈永远健康长寿!

直饮水工程
复印机耗材图片
上海添福南德大楼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